国内共享住宿平台小猪短租在成都宣布,小猪全国第二总部的启动,创始人陈驰也回到家乡,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成都将是小猪短租互联网产业化的根据地,成都也是仅次于上海的第二大短租市场。”

在汇融创客广场小猪短租第二总部,陈驰穿着一件蓝色卫衣,很是低调,谈到高兴处还直接飙起家乡话。截至2018年10月,小猪平台上线房源超过50万套,覆盖全球超过650座城市以及目的地。业内都把小猪短租看作是中国的Airbnb,一个准独角兽企业。要做房屋共享产业互联网是陈驰眼中的下一个“城池”。

谈发展:将把成都作为小猪根据地来拓展

来家乡开辟根据地,陈驰感慨目前自己一家三口都在北京,但父母很多亲戚依然还在成都。“昨晚就是住的父母家。”为何选择成都作第二总部,陈驰坦言成都就可以说是国内最宜居的城市,高校聚集互联网人才涌入,很多外地员工来了成都都不愿意离开,这里能工作更有生活。目前光在成都的岗位人数达到100多人,主要是技术人员和客服人员。此外政府也非常开明,下一步将在成都做一些自营民宿的尝试。

陈驰透露,将以成都为首个试点,推行安全升级与社区关系维护方案,措施包括在房源内安装智能报警和管理设备、普及支持“刷脸入住”身份验证的智能门锁、建立用户黑名单、对房东房客进行公共责任教育等。

此外,小猪旗下揽租公社还将在成都开设首批线下服务中心,提供入住办理、行李寄存等配套服务。

据了解,目前,小猪旗下揽租公社已在成都打造智能安全民宿,配备烟雾探测器、燃气报警器、防盗报警器等设备,让房客居住更放心,房东管理更便捷。接下来,小猪还计划对试点地区的个人房东房源进行智能体系升级。

作为解决入住者身份验证的重要手段,小猪也将继续普及支持“刷脸入住”的智能门锁,2019年实现试点地区覆盖率80%。

谈行业:和Airbnb不一样 要做房屋共享产业互联网

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小猪和Airbnb看起来相似,但“我们一开始就和Airbnb是不一样,Airbnb一开始在欧洲是纯在平台连接的对象,是传统平台模式。我们必须做一个房屋共享的产业互联网。”陈驰所说的产业是指房地产产业,尤其是想象空间巨大的后房地产服务产业。一旦找到垂直场景,互联网能迅速代替过去的生产方式,出现颠覆性的机会。

陈驰称目前小猪短租并未盈利,今年已经获得包括马云云锋基金领投的3亿美金融资,但现在首先考虑的不是盈利问题而是规模。

在陈驰眼中,揽租公社业务的升级计划成为小猪的下一个杀手锏。2019年,揽租公社将在成都主要商圈、旅游景点开设线下服务中心,不仅为房客办理入住、寄存行李提供便利,也成为保洁、摄影等配套服务的中转站。很多保洁人员将是以共享经济的方式加入进来。

“这是我们首次尝试通过实体门店,优化和扩充服务链条,希望能够为用户带来更好的体验,也促进与上下游伙伴的合作。”陈驰表示将把揽租公社作为一个新品牌和小猪短租平台一起双腿走路,是小猪于今年4月推出的子品牌,为房东提供涵盖设计、软装、保洁、商城、物联网设备、智能化管理等环节的经营解决方案,这个模式甚至愿意开放给美团和携程等所有行业伙伴来合作。

爱成都:曾在华西附二院拿手术刀做妇产科大夫

值得一提的是,创始人陈驰是成都人,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的他留院做了长达4年的临床医生。后来他选择了加入刚刚起步、充满变化的互联网大潮,先后担任3721西南大区总监、酷讯机票销售副总裁、赶集网蚂蚁短租总经理等职业变迁。但让陈驰毅然决定出来自己单干的理由还是曾经的初衷,“哪怕是挫折,每天都想要接触新挑战”。

陈驰把创业目光放在短租项目上,并不是亲身体验或者是灵光乍现。只是有同事向他介绍了Airbnb的模式,而当时他也正在OTA行业做酒店预订业务。陈驰听完同事的介绍之后,觉得这个项目在国内还没有开展,自己如果能抢占市场会带来很大的商机。由陈驰创建的小猪短租于2012年8月正式上线。

对于陈驰来说小猪短租面对的首要问题就是房源从何而来。他首先是说服自己的母亲将房子出租,而后每次请亲戚朋友吃饭,都会不断做思想工作请他们分享出自己的房子。

在他的带领下,小猪短租初创团队不仅纷纷分享出了自己的房子,也开始沿着自己的社交关系,鼓励自己的亲戚朋友在小猪短租平台上做房东。

首页社会